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妆点江山

更新时间:2019-03-13 21:22

妆点江山 妆点江山

妆点江山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花舟分类: 古代言情 主角:慕容枫,苏烨

父亲威逼,母亲出家,丈夫不爱,姐姐早亡,本以为太子登基她就拥有了全世界,没想到因一场皇位之争,太子被废,慕容家也受到牵连。但那又怎样,是我的我终究要夺回来,不是我展开

本书标签: 慕容枫,苏烨

精彩章节试读:


慕容德前途无量,慕容枫自然也就前途无量,娶了慕容枫,也就是娶了全世界。

况且慕容枫是朝中公认的才女,琴棋诗书无一不通,听说就连花楼中的老鸨,也觊觎慕容枫的才貌,一直希望慕容枫能去花楼工作。

从慕容枫十三岁起,京城中求亲的公子就踏破门槛,这些人手拉手连起来,可以绕京城一圈。但慕容德素来对这些人都是置之不理,将那些求亲者拒之门外,从不给他们一个表达自己情感的机会。

昭朝的规矩,贵族女子到了十五岁,便要行及笄礼,表明自己成年,可以处对象成亲了,不过程序极其繁琐,有“三拜三加,听训簪花”。此事一向都是嫡母主持,可慕容枫的母亲自从某天开始吃斋念佛以后,似乎就在其中找到了乐趣,如今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念《金刚经》”。

慕容德想将慕容枫的及笄礼随便意思一下,草草收场得了,可不知为何如此草率的一件事,却将整个京城都惊动了,送礼走访的人不计其数,无缘进门的索性站在墙外,将情书一封封的扔进院内。当然,这些情书没有一封真正到慕容枫的手中,慕容家洒扫的大爷把情书都捡了起来。再后来,他就辞了工作,回村写了一本《百科情书》,据说销量很好。

慕容枫在人生的十几年一直保持着深居简出的姿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因而给人留下了一个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好名声,但只有她自己明白,慕容德从不许她出门,她也就没法去外面见识。慕容德怕慕容枫无聊,特意请来十余个老师教慕容枫,从小到宫府规矩,大到奇门遁甲,彻底让慕容枫的生活丰富起来。

于是她变成了一个可男可女,可攻可受,文艺可腹黑的全方位人才。

慕容枫在十二岁的时候,偶然救活了一株快死的木芙蓉,看到木芙蓉在她的花瓶里精神抖擞的时候,她萌发了一个想法,她决定去当一名插花师,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慕容德时,慕容德摸着她的头说:“插花师你就别想了,你好好学画画,也许能做一个插画师。”

这件事情让她明白,她的命运终究不是她能掌控的,就像她的爱好,就像她的命运,就像她不得不为的婚事。

慕容德去宫里提亲的三日后,太子答应了婚事,并派人送来了庚帖。

庚帖上详细的写明了苏烨的生辰八字,慕容枫将他的生辰和自己好好分析了一下,最终发现他们两个的生辰属相五行之类该相克的都相克,不该相克的也相克。

虽说和自己八字完全相合的人不容易找到,可和自己八字这么不合的更不容易找到。

慕容枫不禁感到忐忑和疑虑,不知道和八字这么硬的人一起生活,究竟会不会幸福。不过回头想想,她嫁的并非太子苏烨这个人,而是一个位分,至于这个人是谁,根本就不重要。

可她想,若是让她自己选择,她宁愿在连起来绕京城一圈的王孙公子里挑一个生辰八字相合的,至少听起来舒服。

天应三年,八月二十,上上吉日,诸事皆宜。

黑云压城,苍穹浸染墨色,天气沉闷,似乎随时都能降下一场大雨。

今日是慕容枫的成亲之日,自清晨始,迎来送往的人络绎不绝,大红的马车从皇宫一直延伸到了相府,蔚为大观,沿街百姓咂舌,只道这世上除了大昭右相慕容德的嫡女之外,再无旁人有此殊荣。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彻相府,相府的下人忙做一团,有的脚踩梯子在房檐悬挂红灯笼,有的对着窗子张贴“喜”字,也有的在府中挂起百米的红色幔帐,整个相府忙忙碌碌,每个人都兴高采烈,都认为这场婚事是和自己有莫大的关系。

似乎真正和这事无关的,只有慕容枫一人。

她体味不到大家的激动心情,总是觉得这婚事虽然是她的,但又不是她的。

慕容枫穿了一件普通的白色对襟内衫坐在镜台前,两个丫鬟用竹篦帮她梳理青丝。

镜中的她镜鸾沉彩,螓首蛾眉,配上淡淡的梅花妆,面目看来靥辅承权,瑰姿艳逸。

她用指甲刮了一些唇脂点在唇上,薄薄的嘴唇顿显血色。

黑云笼罩天际,绵绵震雷不绝于耳,一个闪电划过苍穹,天地生生被辟为两半,狂风卷着沙石肆无忌惮的吹打着房门,玉翠珠帘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吱呀。”门开了,一个十四五岁的丫鬟从外面走了进来,那丫鬟穿着一身淡粉色的纱衣,头上插着一支玲珑簪,她一双眼睛大如铜铃,此刻正在看着慕容枫。她正是慕容枫的贴身侍女晴云。

晴云的手中抱着一件嫁衣,嫁衣上是霞帔,霞帔上放着一个流苏凤冠,凤冠上的明珠熠熠生辉,流光溢彩。

慕容枫看到晴云,便对身后那两个梳妆的丫鬟说:“你们先下去吧,只留晴云帮我换嫁衣就是。”

“是。”两个丫鬟对着慕容枫乖巧的行礼,然后走出了房间关上房门。

晴云看到房门关上,这才笑嘻嘻的走到慕容枫身边,透过铜镜,看着慕容枫浓桃艳李,妍姿俏丽,她不禁咂舌:“小姐生的真美,放眼整个相府,也就我能和小姐比美了。”

“你客气了,我不敢和你比。”慕容枫抬头说了声。

晴云继续嬉笑几声,她将嫁衣平铺在梨木桌上,便语调高亢的说了声:“小姐,这嫁衣好生漂亮。”

慕容枫起身看去,嫁衣是镂金丝织就,上着云锦牡丹花,广陵绣衫尽是鸳鸯,衣领上扣着一颗乳白色珍珠璎珞,外面是孔雀绣云霞帔,霞帔上的孔雀活灵活现,掐腰的大红裙裾上,墨色点点,隐隐有金线透出。

晴云敲了敲脑袋,然后笑着说:“听绣娘说,这凤衣霞帔比当年皇后的册封时的金丝鸾鸟朝凤服尚还奢华几分,十个绣娘足足绣了三个月。”

三个月……

慕容枫一怔,随即无奈的笑笑。

看来这婚事慕容德从很早以前就开始打算了。

感叹过后,她不禁又感到几分疑惑,绣娘们又怎知她的身材,还量身裁定了这凤衣?

她托腮想了一会儿,忽然想了起来,三个月前,的确有四五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拜访过她,这些女人见到慕容枫以后什么都不说,对着她就是一顿乱摸,摸完以后还颇为意犹未尽的咂嘴:“生的倒是挺好看的,只可惜胸小了点。”

“是啊,屁股也不够翘。”

“小姐,把嘴张开我看看您牙口。”

“哎呦,牙口倒是不错,肯定好养活。”

慕容枫被这几双手和几双眼睛弄得不知所措,那时她还以为这几个人是相面的,专门看她是不是好生养的,如今倒是明白了,这几个人便是宫中的绣娘,是被慕容德请来为她量身的。

慕容枫叹了口气,为了这婚事,慕容德也算煞费苦心了。

只不过,至今她也并不明白,量体裁衣的绣娘,为何要看她的牙口……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