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异界御龙者传说

更新时间:2019-03-12 21:30

异界御龙者传说平凡全文在线阅读 第1章 此间的

时间:2019-03-12 21:30编辑:贵宾小说网

异界御龙者传说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玄幻小说,小说的作者是五米秃佛,主角是平凡,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猛烈的山风刮过树梢发出比魔狼的嚎叫还要让人心惊的尖啸声,狂风像...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异界御龙者传说 免费试读

猛烈的山风刮过树梢发出比魔狼的嚎叫还要让人心惊的尖啸声,狂风像一名医生,将大树上枯萎病变的部分,以及那些长的不结实的树杆全都扯去当作自己的收藏品,根基不牢和正处在风路上的小树也拔地而起成了狂风的玩具。

异界御龙者传说

天上铅灰色的云团急速的翻滚着向着地上逃命的人压过来,云层的厚度让人望而生畏,不断扭曲翻滚的云团就像死神喜怒无常的脸,一片片白色的斑点从远处的云层之中洒向大地。

“暴风雪就要追上来了,快跑!快!那边有个山洞,大家都躲到洞里去!”满身都是虬结肌肉的大胡子陶德指着前面的山洞边跑边大声喊叫着。

他身后是四十几个疲惫不堪的猎手,前面如怪兽大嘴般狰狞而漆黑的山洞此时分外诱人,有些落在后面的慌忙丢下手里沉重的猎物和笨重的木盾,加快脚步如疯子般向着山洞冲了过去。

在众人一窝蜂似的冲入洞中的刹那间,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和漫天的沙尘,暴风雪排山倒海一般压了过来,巨大的气浪将洞中的众人掀翻在地,尖锐的风声刺痛人的耳膜。要是晚上一步,他们这些人也全都得成了暴风的收藏品。

“嗷!赞美光明女神!我们得救了,嗷!”不知是谁先开始的,四十几个逃得活命的猎手疯狂的又叫又跳着。

四十来岁的特路西是队伍当中最有经验的人之一,他紧张的四下打量了一下,这是个不小的山洞,三米多高四米多宽,深度大概在十米左右,地下散落着一堆石块和枯枝,除此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魔兽的毛发粪便之类的东西,这下他才放下心来,光明神保佑,看来这个山洞应该不是某个魔兽的窝。

陶德吼道:“你们这些蠢货,快搬石头把洞口堵起来,不能让暴风雪灌进来,要不然大家全都得完蛋!”

听他这么一吼众人急忙冲过来把山洞里的石块都搬到洞口,堆砌起一道简易的防风墙抵挡向洞中涌的风雪。随着石墙的升高洞中很快就暗了下来,但是也暖和了不少。特路西拿出火镰打着火引燃了一堆柴招呼众人过来坐下休息,长时间和暴风赛跑让他们都有种贼去楼空的感觉,团团围过来坐在火堆边上喘着粗气,彼此可以听到对方“咚咚”的心跳声,从心底往外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无力感,汗水像小溪般从额头上滚落下来。

站在洞口的陶德一边观察着外面的暴风一边问道:“特路西,人都在这里吗?”

“伙计,都在,一个都不少!”

特路西说着走过来透过石缝往外看了看,云层越来越厚,越来越低,已经压到了树梢上头,狂暴的飓风如同一个牧羊人放牧着翻滚的云层,还时不时的形成一个龙卷漩涡来撕碎一棵半棵的参天大树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陶德紧皱着眉头喊道:“托克,这次暴风雪应该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停止的,你把大家的猎物都收集起来统一分配,特别是酒,这样的话我想大概能多坚持几天。”

随着他的话,一个长着满脸大胡子像个矮人似的粗壮汉子答应一声开始收集东西。

“陶德,你看这暴风雪会持继多久?”特路西犹心重重的问道。

“老伙计,我想这回我们是遇上大麻烦了,看云层的厚度,我估计这场暴风雪最少也要持续八到十天甚至更久!”陶德苦涩的说道。

“八到十天!噢我的天哪!光明女神在上!咱们的食物和水根本就坚持不了那么久!我们带出来的吃的大部分全都吃光了,猎物也不是很多,最多只能坚持三天!”一旁的托克听到陶德那令人沮丧的判断之后尖叫道,洞中其余的人脸色也变了。

陶德听完脸色变的更难看了,他回头从石缝中看了看外面,此时洞外整个世界全都被狂暴的风和雪占领了,厚厚的积雪把上下山的路完全掩盖了,根本就分不清哪里是道路哪里是坑谷。

回头看了看面带灰色的族人,深吸了一口气陶德说道:“特路西,你守在这里照顾大家,我回村子里去找人来救援你们。”说着他就要往外走。

“砰”的一声死死扣住陶德的胳膊特把他压在洞壁上,路西喝道:“陶德!你疯啦!此时出去就是送死,现在我们连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你怎么回去求救啊!”

托克也上来拦住陶德道:“村长,特路西说的对,现在连路都找不到,更是分辩不出方向来,再加上外面的狂风,你出去了准得给那该死的风吹跑,你这样出去就是白白的送死,我们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陶德叹了口气没有坚持,他知道托克和特路西说的对,现在出去自己坚持不到走回村子就得被冻成冰雕,于是他轻轻挣开特路西走到火堆边坐下和众人商议对策。

他们这群人都是一个地儿出来的,他们的家就在黑暗魔林中一个叫塞维鲁的小村,那是一个位于阿勒思河边的小村庄,静宁、与世无争。村子被黑暗魔林包围着,紧靠比利斯山脉,是索非利亚大陆波顿帝国数不清的村落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在地图上绝对找不到它,这里闭塞的很,就连那些佣兵和冒险者都极少到达,只有每隔十到十五年的时间,阿勒思河河水大涨的时候才能坐船与外界沟通。

陶德是塞维鲁村的村长,也是村里最好的猎手,传说他曾经深入黑暗魔林猎到过五阶的魔狐,去年由于粮食欠收,所以在快开春的时候村里几乎家家都没有余粮了,所以陶德就组织了一队青壮到黑暗魔林里来打猎,没有想到意外的遇上了暴风雪。

大家商量了良久也没有一个好的对策,最后陶德把心一狠牙一咬说道:“即然大家都没有好的主意,那么我们只能选几个人冒险回村里求救,我们不能在这里坐着等死!”

他的话刚说完,就听洞口的特路西叹道:“村长,恐怕我们只能坐在这里等死了。”

陶德惊道:“又怎么啦!”说着众人冲到洞口透过石缝往外看,这么一看陶德当时脸色也变了,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暴雪已经把山洞淹没大半,要是用尺量的话,最少也得有将近一米厚!这下陶德也傻了,雪下了这么厚,出去的话肯定是寸步难行,想要走回村子求救绝对是痴心妄想了。

等到大家看完后都绝望了,顿时洞中静的只剩下沉重的喘息之声。陶德强打精神说道:“嗨,伙计们!大家不要绝望,等到暴风雪停了我们再想办法吧,这样的暴风雪过去咱们也不是不有遇到过,不都坚持下来了嘛,我们先坚持几天再说!光明神是不会抛弃她忠实的信徒地。”

特路西也附合道:“对对对!只要暴风雪停了,我们就可以走出山洞去想办法了。现在大家还是多保存体力的好。”

听他们两个这么一说,大家又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原本灰暗的脸色也有了一丝光泽,在托克的指挥之下把还剩下为数不多的猎物全都处理干净了,趁着现在还有火都放在火上烤熟了准备以后吃,就这样他们一边祈祷着光明女神能早日让暴风雪停止一边艰难的渡过着每一分钟。

一天过去了,外头暴风雪没停;

两天过去了,暴风雪更猛烈了;

三天过去了,暴风雪依旧肆虐着;

等到了第五天头上,他们的猎物吃完了,本来他们这次收获还是颇为丰厚的,但是为了逃命大部分人把到手的猎物全都丢弃了,剩下的这些根本就不够四十多将近五十个人吃多久的,就算再怎么结省,也仅仅能多坚持个一天半天的时间。

硬扛了一天的时间,等到了第七天暴风雪肆虐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大家不由精神一震,知道暴风雪小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洞里的木柴也宣告耗尽了。没有了食物再没有了火,众人的心情立刻就变的和这个山洞一样漆黑一片,被压抑了数天的绝望、恐惧之情渐渐在洞中弥漫开来。

“嗷!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在这里,我想我的小菲尔,我想我的阿曼,我想我的妈妈,呜呜呜……”

“无所不在的光明女神啊,救救我吧!”

“我不想被冻死、饿死啊!”

“我要出去,我不想死在这里!”

有一就有二,很快就有几个人乱喊乱叫起来,陶德听完更加心烦了,喝道:“特路西,托克,把那几个没用的家伙打晕,不要让他们乱喊乱叫影响了大家!”他话刚说完,没用特路西和托克动手,坐在这几个嚎叫着的家伙旁边的人就把他们给敲晕了。

几个叫嚷的家伙晕了之后洞中又恢复了安静,就这样又过了一天的时间,洞外的暴风雪呼啸声渐渐停止了,陶德把耳朵趴在洞口的石墙上听了听说道:“外面的风雪……应该停……”话刚说到这里,他的话突然一顿,接着就听“扑通”一声,陶德摔在地下。

特路西吃了一惊,急忙抢过去把他抱起来叫道:“村长,陶德,你怎么了!快醒醒!”

众人也全都围了上来,有人取出火镰来打着了火,借着火光一看,就见陶德不住的哆嗦着,他的两腮深深的塌陷了下去,脸色都是青灰色的。伸手往他头上一摸,额头上滚烫一片,特路西惊道:“陶德是我们这些人当中体质最好的,我们都没事儿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唉!他这是饿的,你们不知道,村长这八天的时间都没有吃过一口东西,分配给他的食物他都悄悄的还给了我,说这样让大家能多坚持几天……”负责分配食物的托克哽咽着说道。

众人一听眼角湿润了,全都无语的看着陶德,心里百味沉杂,特路西脱上的皮袄给陶德盖在身上说道:“现在必须要找一些吃的来,还要有火,最好弄一些热汤给他喝,要不然他就没有救了!”

“可是我们食物早就没有了,外面的雪那么大,人根本巨法行走,我们已经被困住了,连出都出不去,更是到哪里去弄热汤啊!”托克用力的敲打着被冻成冰坨的石墙一脸无奈的说道。

特路西敲了敲坚硬如铁的冰石墙也无语了,人群当中有一个人叹道:“我们这里要是有一个会火系魔法的魔法师就好了,哪怕是个魔法学徒也行啊!”

听了他的话另外一个说道:“别痴心妄想了,咱们塞维鲁村从古至今只出最好的猎手,什么时候出过魔法师啊!”众人紧挨着陶德抱成一团取暖,这时候谁都没有话了,一时洞中又安静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众人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突然就听洞外传来一阵“沙沙沙”的声音,正在苦苦支撑的特路西惊道:“你们听……那是……什么声音?”

托克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听了听喜道:“刨雪声!是刨雪的声音!外面有人在刨雪,这下我们有救了!”说着他就要大喊,特路西拉拦下他道:“不要嚷!你怎么知道是人呢,说不准是魔兽!”听特路西这么一说托克吓了一跳,颤声道:“不会吧,光明女神在上,咱们不会这么倒霉吧。”

正这时一丝光亮透过冰壁射了过来,紧跟着就听外面有人说道:“里面有人吗?有的话躲开点儿,我要把冻住的冰墙打开了。”

托克一听是狂喜道:“有人!有人!我们都在这里呢!”说着他离洞口远了些,这时就听轰的一声响,砌好的石墙被人从外边震塌了,寒气灌入洞中的同时,漆黑的山洞也亮了起来。借着光亮众人都瞪大了眼睛往外看,想要知道到底是谁救了自己。

洞口站了一个人,这个人个头儿不是很高,年纪也很小,全身上下结满了冰屑,就连眉毛和头发、脸上也都是冰屑,他手里握着一把和他个头儿差不多大的冰锹,嘴里呼呼的往外喷着白气,看他的样子分明就是个孩子。

这时特路西瞪大了眼睛一看不由惊呼道:“平凡!是丽姿的儿子平凡!”

洞中的其它人也都认出来了,破开冰壁救了他们的,是村外小河边那个叫丽姿的美丽女人的儿子,这下众人全都傻了。

塞维鲁村里的村民几乎都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这其中只有一家例外,这一家只有母子两个人,母亲丽姿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而且很有学问,甚至比村里最有学问的尤兹婆婆还要有学问。

十几年前,当时不到二十岁的丽姿挺着个大肚子只身逃到了塞维鲁村并住了下来,这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在那之后不久她就生下了一个儿子,她给自己的儿子取了个名字叫平凡,说是希望他能平平凡凡安安全全的渡过这一辈子。

在村子里丽姿就像个迷一样,谁都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她儿子的父亲是谁,但是都知道她不是个普通人,从她的言谈举止大家知道,这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子,也正因为如此,当初她挺着个大肚子逃到这里的时候,对于她肚子里孩子和她的来历就衍生了许许多多的版本,但是对自己的来历丽姿从来没有透露过,这样最后大家就把她归结为“一个不守妇道,和人私通怀孕,被赶出家门而又被奸夫抛弃了的贵族女子或者小妾。

丽姿很少和任何人交往,她的家在离着小村有一段距离的小河边,她很会捕鱼,主要就是以鱼为食,除了到村中的小杂货店换取日用品之外她很少到村里来,但是村子里那些精力旺盛的男人恨赖们可是没少往她那里跑想去寻些便宜。当然了,这些人都被丽姿给打了出来,这样一来,在这些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有心人喧传下,丽姿更是成了一个坏女人。

村子里的那些妇女们说他勾引男人,村子里那些没沾到便宜的男人们更是添油加醋的败坏她的名声,直到后来一个无赖因为败坏丽姿的名声被她年仅五岁的儿子打成了残废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胡言乱语了,而丽姿母子和村里人的关系就愈发的疏远了,大家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自己等人却被丽姿的儿子给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