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喜爱资讯 > 逃不开的债

更新时间:2019-03-24 13:52

逃不开的债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逃不开的债小说阅

时间:2019-03-24 13:52编辑:贵宾小说网

小说逃不开的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安欣创作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中的故事非常感人,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那一瞬间,我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而当我看...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屋子科技,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逃不开的债 免费试读

逃不开的债

在那一瞬间,我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而当我看见蒋天生毫不在意地继续跟着身旁的女人调情的时候,我才明白,刚刚他的确将我拱手让给了别人。 任他再无情,再冷酷,我也没有想到,他会将我随便“借”给别人。 这一刻,心凉彻了。 “妞儿,叫啥名字?” 我还在错愕和心碎之中,那个光头男已经轻佻地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不安分地摩挲,言语间透露的猥-琐气息让我恶心至极。 可蒋天生看也不看我一眼,宛如一个陌生人,怀中抱着别的女人,嬉笑不已。 眼泪氤氲在我的眼眶,仿佛随时都要掉落一样。 “滚!” 我不知道是什么驱使我有这样的勇气,一向娇弱的我此时对着那个猥-亵我的光头男一声怒骂。 全身止不住地颤抖,仿佛整颗心要碎成渣一样。 “臭婊子敢骂我?” 我还没从伤心和愤怒中清醒,那光头男便一把握住我的腰,将我整个人抵到了墙边。我吃痛叫了一声,奋力挣扎,眼神却不自觉地飘到了蒋天生那边。 他穿着白衬衣,挽起袖口,看上去人模人样。偏偏他却搂着另一个女人,彼此视线交缠,好不香艳。 我的目光渐渐黯淡下去,而在我来不及伤心之余,那光头男便用一只手钳住我的下巴,逼我与他对视。 整个屋子里烟雾撩撩,模糊了我的双眼。 “你算什么东西?还敢让老子滚?” 光头男气极,仿佛下一秒就要掐住我的喉咙,而我毫无还手之力。 “放开我!” 饶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我也疯狂挣扎着,不愿被如此侮辱。 可在那光头男眼中,我的挣扎无异于猛虎爪下的兔子,孱弱极了。 “哟,这小妞儿还挺烈~” 光头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戏谑的笑意,钳住我下巴的手却越发用力。 “蒋少,你上哪儿找的好货色?看看这漂亮的脸蛋儿,大长腿,这柔若无骨的细腰……” 他另一只手猛然一握我的腰,大手隔着光滑的布料粗暴的摩挲,伴随着一阵令人发狂的淫笑。 我全身一阵僵硬,眼泪瞬间飙了出来。 “是吗?你要是喜欢,尽管拿去。” 蒋天生冷淡的言语彻底浇熄了我脑海中所有对他残留的幻想,我忽然苦笑一声,眼泪遍布整个脸庞。 “蒋天生!你这个畜生!” 我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去一刀捅死他。 他微微偏头睨了我一眼,“有时间骂我,不如看看自己的境况。” 我猛然愣住,全身不自觉地发凉。 光头男一把拎住我的衣领,便把我往门外拖。 几乎一瞬间,我就明白他打算做什么。 “不要!放开我!” 我的哭喊和求救没有引来在场任何一个人的怜悯,他们纷纷像看好戏一样,嘴角噙着笑,看着毫无挣扎之力的我,仿佛已经看惯这样的场景。 一时间,心中灌满凉意。 “臭婊子,叫什么叫!有力气去床上叫!” 我脑袋一懵,突如其来的巴掌打得我头晕眼花,竟然顿时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光头男一口唾沫吐在地上,手一拽便拽住我的头发,疼得我差点晕过去。 就在光头男执着于将我带走的时候,蒋天生搂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小姐走到了我们面前,如同看好戏一般看着我。 “沐楚楚,求我,求我我就救你。” 他用近乎无情的语气说道,嘴角微微上扬,显示出他的冷酷凉薄。 我心如死灰,眼泪却疯狂往外掉。 “蒋天生,你还有良心吗?” 闭上双眼,我嚎啕大哭。 曾经的我被爸爸捧在掌心,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就连过去的蒋天生,也从不会让我受到任何欺负。 可现在…… 他却像捉弄我一般,要我对他下地求饶,才肯救我。 “看来你很想跟我的兄弟共度一晚。” 如同死神降临般的话语回荡在我的耳边,当我睁开眼泪流不止的时候,他已经迈开一条腿,看都不看我便打算离开。 一时间,所有的残念在这一刻倾塌。 “不要……” 我几乎是扑到了他的脚下,泪水涟涟。 “天生哥,你救救我,我不想……” 声音渐渐哽咽了,喉咙中仿佛堵着无数的怨恨。看着这个冷漠无情的男人,我却只能向他求救,抱着唯一一丝希望。 他终于顿住了脚步,只是眼中的戏谑之意,让我心中的希望顿时消失无踪。 “蒋少,这婊子这么不听话,我帮你调教调教。” 光头男搓着手,谄媚之余是无尽的邪恶。他打量我全身,仿佛要将我整个人看透一般。 我紧紧拽着蒋天生的裤脚,恐惧遍布全身。 “免了,我怕这女人不听话,扰了你的兴致。” 蒋天生用嫌恶的目光看着我,单手将我拎起,并放开了他原本搂着的女人。 我吓得说不出话,眼中只剩下无尽的恐慌和对他的怨恨。 那光头男还想说什么,但在蒋天生冷冷斜他一眼之后,很知趣地闭上了嘴。尽管之前被蒋天生搂着的小姐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让开了一条路。 随后,我被蒋天生以近乎粗暴的方式扔进了车里。 我缩在车座上,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就像惊弓之鸟一般,就连他凑过来的时候,我都下意识地往后一躲。 蒋天生嗤笑一声,将车子开出了会所。 夜晚的风很舒适,我却感到全身凉透,心脏像是被悬挂在风中一般,冰凉入骨。 “蒋天生,你故意羞辱我?” 我从没想过,面对他,我的语气可以如此冷静。 他没有说话,只是随后猛然刹了车,将车停在路边,并利落地解下安全带,拉开我旁边的车门。 “你干什么!” 我瑟缩在角落,附近空无一人,只有隐约的蝉鸣。 他紧抿双唇,横跨一条大腿坐在了我的身上。 “没错,我倒想知道,你要陷入怎样的境地才肯对我低头。不过今天看来,你还是不知死活。” 他语气淡薄,手上撕扯我衣衫的动作却近乎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