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千古邪魔

更新时间:2019-03-12 21:29

千古邪魔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破天,古振东,千寂邪

时间:2019-03-12 21:29编辑:贵宾小说网

精品小说千古邪魔由三生魔最新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破天,古振东,千寂邪,罗异,内容主要讲述: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是第一次向学院请假。 ...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千古邪魔 免费试读

这是第一次向学院请假。

千古邪魔

千寂邪漫步在庭院里,路过一片花圃时却停了下来,那里有个老头正在给花裁叶,可这老头也不知怎么回事,竟连着花瓣也剪落了许多。看的千寂邪直皱眉。

老头好似剪的兴起,竟哼起了小曲,这一哼唧,便又是四五朵盛开的花儿遭了殃。待老头修剪完毕时,整个花圃已经变得残破不堪。

“剪的如何?”老头未转过身,还处于自我欣赏中,但他的发问,便说明了他早就知道了千寂邪的到来。

千寂邪看了两眼惨不忍睹的花圃,皱着眉头,撇嘴道:“不如何。”

“不如何是如何?”

“不如何就是不好看。”千寂邪顿了顿,好像是觉得自己有些直接了,应当委婉一些,于是便补充道:“福伯,我这人不喜欢说假话,你知道的…”貌似成功补刀了。

“可我觉得很好看啊。”这老头,也就是夜里陪千家家主一同出现的福伯,此时却转过身笑眯眯的看着千寂邪道:“我觉得很好看!”

千寂邪眉毛一凝,能让武院老大说话委婉就已经很不容易了,难不成你还要让我作假?

“不好看!”千寂邪挺了挺脖子,大有一番对信念忠贞坚守至死不屈的意味。

“真的好看。”福伯继续笑着,缓慢而又认真道:“我认为它好看,你认为它不好看,那就是说你认为我所认为的是错的?”

“我不是认为它不好看。”千寂邪也很认真道:“而是它真的不好看!”

福伯这次不再说话了,而是转头看了一眼残破不堪的花圃,有些纳闷道:“难道真的不好看吗?”

“不过没关系…”福伯笑道:“我认为它好看,那么它便是好看的!”

“我不那么认…”千寂邪话还没说完,一个硕大的拳头直奔自己胸口砸来,速度端的是恐怖无比,但千寂邪毕竟是武院老大,有着极高的武学修养,所以千寂邪虽惊却是不乱,左手迅速抬起护住胸口,右手则是握拳出击,身为武院老大哪有光挨打不反击的道理?

“噗!”千寂邪喷出一大口鲜血,被击中的瞬间便倒飞了出去,除了胸口闷的难以呼吸,整个左手都在剧烈的颤抖。而至于右拳…又哪来的机会挥出?

“你现在觉得好不好看?”福伯继续笑眯眯的问着千寂邪。

“好看个毛啊!”千寂邪一声怒吼,又冲了上去,是个人就会有脾气,更何况还是武院老大?本来就难看的要命,还偏偏要说好看,有点小意见还他娘的动手打人!叫你一声福伯还反了你不成?

“嘭!”两人交手不到三招千寂邪又飞了出去。

“好看吗?”福伯依旧笑眯眯。

“不好看!”千寂邪这次站了起来并没急着冲过去,既然能当老大那么他的智商肯定不弱,少爷被人打飞出去两次,却没有一个下人前来帮忙,这能说的过去吗?

“哦?还是不好看啊…”福伯想了想,然后笑道:“你总会觉得它好看的。”

这一次,千寂邪没有动,反而是福伯冲了过来,数十丈的距离一瞬间就到了千寂邪面前,千寂邪大惊失色,急忙挥拳进攻,千寂邪的拳头也是极快,隐隐竟打出了风的呼啸声。

可是如此快的拳头,到了福伯面前就好像是小孩子把戏一般,简单易破。的确,就年龄而言,千寂邪在福伯面前确实是个小孩子。所以他那小孩子般的拳头轻松的被福伯抓到了手里,千寂邪震惊,似乎好像不敢想象自己的拳头竟然如此轻易就被别人抓住。虽然他知道福伯很强,但这也太强了吧!

接下来就是一段惨无人道的殴打,每殴打一段时间后,福伯必然会问千寂邪一句好看不?而此时千寂邪都会休息片刻然后回答道,好看个毛!

又是一个倔强的少年,倔强到打也打不服的少年。

“好看吗!”福伯吹胡子瞪眼,可以笑出来的耐心早已用完,这问题貌似都问了百遍,可每次答案都是相同。

“好看…”

福伯略喜,却又听到了下半句。

“个毛!”千寂邪瘫坐在地上,有气无力的笑着,那笑容是嘲讽的笑容,想要让小爷屈服?美人计都不好使!

“太犟了!”福伯恼怒的冲一旁喊道:“你这儿子也太犟了!我教不了,教不了!”

“哈哈哈…”一阵豪爽的大笑声传出,随着一名独臂中年人走出,一大群下人丫鬟也涌了出来,连忙把坐在地上的千寂邪扶起坐在椅子上。

“父亲,这是…?”虽然猜到了些什么,可看着大笑出来的父亲,千寂邪还是有些疑惑,难道你儿子被人揍很有喜感?

“你不是在学院看上了个女孩儿吗?”

“呃…这你们都知道了,可惜…”千寂邪神色有些暗淡。

“没什么可惜的…就这事福伯和我打了个赌。”

“哦?什么赌?”千寂邪来了点兴趣。

“福伯说要给你上一课,上完之后你就能追到那女孩了。”中年人笑了笑,继续道:“我不信就问他是什么课…”

“拳头大就是道理!”福伯接过话来,苦笑一声,无奈道:“本想告诉你小子拳头大就是资本,讨媳妇也是一样的,可谁知你小子就那么倔,或许…是我的方法有问题吧。”

千寂邪欲哭无泪,尼玛啊,你们打个赌却让我挨了半天的揍,看着大笑的中年人千寂邪真心想问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这才是我儿子嘛!”中年人哈哈大笑道:“不好看就是不好看,打死也不会说违心话。”

“您也觉得不好看?”千寂邪问道。

“废话!”中年人撇了撇嘴道:“弄成这个鬼样还好看?眼睛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

福伯悲愤的掩面而逃!留下哈哈大笑的父子二人。

“寂邪,记住,违心话其实可以说,但违心事却绝不能做!”中年人用仅存的左手拍了拍千寂邪的肩膀,眼中一片怅然之色。

“孩儿定当谨记!”

而此时在明立学院中,古振东已经到了一会儿了,除了最初葛江那愤怒加无奈的目光,古振东觉得,今天看自己的人额外的多。

古振东再三的检查了自己的着装以及面容,得出结论,除了帅还是帅!如此一来倒是可以解释目前的情况。没办法,谁让人长的帅呢,走哪都是这么的万众瞩目。

古振东转过头看向李启焕,挑了挑眉问道:“我今天是不是特别帅?”李启焕瞥了古振东一眼,却是笑而不语,而且还是笑的很暧昧很下流的那一种,看的古振东一阵肾疼。

“帅,好帅,每天都是那么帅!”小茹眼中满是红心,一脸的痴迷。话说这妹子长得还是很漂亮的,若可以的话还是勾搭…不是,是发展一下,发展一下还是蛮不错的。古振东心中无耻的笑着,可笑着笑着却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木昭雪,却发现对方满脸的嫌弃看着自己。

“你这是个什么表情啊?”古振东很是不爽的问道,心中竟有一丝自己也未曾发现的烦躁。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不论自己做什么说什么,总是很在意自己女神的看法和神色…尽管古振东不承认自己有女神。

“你哪里长得帅了?”木昭雪嘻嘻笑道:“就算是有那么一丁点小帅,可并不能代表什么啊,男人最重要的还是看实力…这是我二叔说的。”

卧槽!又是这个二叔!古振东突然之间变得有些气愤起来“木昭雪说的对啊!”李启焕眉开眼笑的冲古振东道:“听见没,男人最重要的是要有本事!”要是前两天,李启焕断然是不会给古振东说这话的,而如今,李启焕想看看敢挑衅武院老大的古振东到底有多少本事!

“别太激动了…”古振东撇了撇嘴道:“前提是要有一丁点小帅,你丫的有吗?”

“哈哈哈…”一旁一言未发的李启彤看着自己二哥那张憋到黑青的脸,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可就是这一笑,却惹出了不算是麻烦的小麻烦。

“古振东!你他妈的混蛋!”周兴云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在葛江以及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冲古振东吼道:“你这废狗昨天挖了千寂邪的墙角,今天竟敢再来挖我的,你找死不成?”

古振东皱眉,挖墙角?哈哈,小爷这么帅的人还用去挖?光是投怀送抱的妹子就应付不过来,哪有工夫去挖墙脚?不过不管我挖没挖,你今天敢骂我就要付出代价!

不过还没等古振东发作,另一人抢先发作了,而她的行为,彻底颠覆了古振东对其的印象。只见李启彤随手抓起椅子运转全身功力狠狠向周兴云砸了过去,周兴云竟一时呆了,不知如何面对,就如前文所言,女神的行为总是牵动着我们这些屌丝的那颗小心肝,更何况还是如此激烈的行为,周兴云那小心肝估计早就被惊呆了,就那么傻傻的愣在那儿看着迎面而来的椅子…

古振东怜悯的叹了口气,被自己的女神用椅子如此的砸,应该会很痛苦吧?

“嘭!”周兴云应声倒地,额头破开了个大口,鲜红的血液如泉般涌出。

所有人都惊呆了,为毛周兴云不躲啊?就算是苦肉计,可也没必要拿命来开玩笑吧?

“二哥…”李启彤也慌了神,紧紧抓住了李启焕的袖子,脸上尽是楚楚可怜和担忧之色,有不少人都在想,如果能得到女神的关心,挨这一下也是值得嘛…

可只有古振东明白,她担忧的不是周兴云的生死,而是此次周兴云的生死。这不是废话也不是绕口令,而是真相。若周兴云此次死了,那么她便算是杀人了,先不说尚书家的怒火,光是心里的折磨,就够李启彤受得了,毕竟还都是十五岁的孩童罢了。

而此时,平日里笑嘻嘻的李启焕却显得极其严肃,先是拍了拍李启彤的手背示意她别怕,然后连忙撕扯自己的衣服帮助葛江给昏过去的周兴云包扎止血。从始至终保持着从容不迫,神色极其冷静,并且十分淡漠,好似是在用这个表情告诉周围被吓傻的众人,周兴云他没有事。

当然,班里人不可能全都被吓傻,至少那个叫做洛明南的文院老大没有,能观察别人,那说明古振东也没有,女生似乎除了秦燕儿,呃…木昭雪也没有。

古振东用手按住了木昭雪正从腰间取东西的玉手,因为自己的手比木昭雪小手要大出一半左右,所以有三个指头都落在了木昭雪那柔若无骨的小蛮腰上,这手感…啧啧,唯有天上有啊!

“干什么啊?”木昭雪焦急的问道,眼看要死人了,她又想拿出那日的丹药,来救周兴云一命。古振东沉默了片刻,若是告诉她不值得,她必定会厌恶自己吧?

“周兴云没事的,不信你看葛讲师的脸色…”古振东指了指脸色从铁青渐渐好转的葛江,看情况周兴云似乎只是失血过多而已。木昭雪没有说话,只是柳眉微皱,似乎还是不愿意放弃救人的想法。以至于两只不同的手继续在木昭雪的腰间僵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