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僵尸日记

更新时间:2019-03-16 05:08

僵尸日记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小说

时间:2019-03-16 05:08编辑:贵宾小说网

僵尸日记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异能小说,小说的作者是無心,主角是,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呼!” ...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僵尸日记 免费试读

“呼!”

僵尸日记

这时,一阵呼啸的劲风,从女煞的后方凌空扑来,所经之处荡开浓浓的雾气,我朦朦胧胧的看到了来者的模样。

虽然面孔依稀还是韩雨嫣,但是脑袋上长出两只尖耳朵,背后冒出三条毛绒绒的大尾巴,双手也变成了锋锐无比的利爪——韩雨嫣请来她的师父上身了。

韩雨嫣的师父胡三娘,接收了她的身体的控制权,双手仿佛十把锋利的匕首,携凌厉的劲风抓向女煞的后脑勺。

看着这一幕,我竟然在战斗中走神了。似乎,在遥远的过去,我便经历过类似的情景,和一位同样长着尖尖的耳朵,背后还有几条毛绒绒的大尾巴,和我的关系十分亲近的美女联手战斗过。

我似乎隐隐约约的看到,那时的我身穿天师道袍,手持拂尘与北斗七星剑,随手释放出各种强大的法术,把一大群僵尸和厉鬼,打得落花流水。

那时,有她在我身边并肩作战。

然而,我却始终看不清她的模样……

从我不认识简体字只认识繁体字,以及师父请他警界的朋友帮忙调查我的身份,查遍了户籍档案库都没有我的信息推测,我应该是生活在民国甚至更早时期的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变成了半人半僵尸之体,还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没有人甘心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自己的亲人、爱人、朋友又是身在何方。

此刻,我通过韩雨嫣的请师父上身,居然回忆起一个似曾经历过的场景。是不是说只要多经历这种类似的情况,我就有可能慢慢的找回那些丢失的记忆?从而知道我究竟是谁,究竟是为什么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正当我出神的时候,左胸膛处猛地传来一阵剧痛,脖子也被一只冰寒彻骨的鬼爪子掐住了。

原来,遭到前后夹攻的女煞,做出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举动。它把怀里的鬼婴从头顶向后投去,当做暗器砸向从后方凌空扑下的胡三娘。然后,它挥舞着十根又长又锋利的鬼爪,张牙舞爪的朝着我扑了过来。

它的左鬼爪子用力掐住我的脖子,而它的右鬼爪子则是插进我的左胸,这是想掐死我呢还是想把我开膛挖心呢?

可惜它却不知道,僵尸乃是集天地怨气、秽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摒弃在众生六道之外,浪荡无依、流离失所,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用众生鲜血宣泄无尽的孤寂。

僵尸血可以将活人、死人……这些有实体的存在转化成同类。同时,僵尸血对于虚无缥缈的鬼,甚至是修炼出了实体的煞,则是有着致命的杀伤力。(别的僵尸是否如此我不知道,反正我的僵尸血能伤害到鬼。)

女煞的右鬼爪子插进我的左胸,立即沾染上了我胸膛内的僵尸血,疼得它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像是人触电时被电弧弹飞了一样,比来势更快的倒飞了出去。已经凝练成实体化的右鬼爪子,烈日下的冰雪般融化蒸发着。

“啊……”

我的耳中充斥着它刺耳的尖叫,耳膜都快要被它的声音刺穿了,可想而知它承受着多大的痛苦。不过,我对它这种没有了人性,只知道杀戮的鬼物,没有一丝的同情。

痛打落水狗!

我忍着伤口的疼,用失去刀尖的杀猪刀,在左胸逐渐愈合的伤口上一抹,把僵尸血抹在了刀锋上面,大步冲过去追杀受创的女煞。

女煞飘行的速度很快,我大步奔跑的速度也不慢,况且它此刻疼得疯狂了,没头苍蝇似地到处乱窜。

几个呼吸间,我扑到女煞的近前,见它小半截右臂都蒸发掉了。

“我要你死,我一定要你死。”

看到我这个让它遭受了惨痛创伤的大仇人,女煞愤怒的嘶吼着飘向鬼婴和胡三娘的战团。却不想想,是它想把我的心挖出来,才沾染到我胸膛内的僵尸血,它只是自作自受罢了。况且,我的僵尸血很珍贵的,流失以后会降低我的实力,我被它抓伤了还会很疼的,实际上我才是受害者。

“嘶嘶……”

我改变方向继续追向女煞,看见身上伤痕累累的鬼婴,是被胡三娘的狐狸爪子抓伤的,拼着被胡三娘一爪子撕下一大块背肉,炮弹般的借力飞过来扑进女煞的怀里。

然后,让我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女煞居然张大了嘴巴,一口把鬼婴吃下了肚子。

都说虎毒不食子。

女煞居然连它儿子都吃。

我不禁回想起师父曾经,告诉我的一种养鬼的邪术:

把冤死、惨死的孕妇,埋在至阴的大凶之地,不仅可以将孕妇变成厉鬼,还可以将胎死腹中的胎儿变成鬼婴。

一旦鬼婴出生,吸收了天地灵气,算是厉鬼阳间的亲人。这时,让厉鬼把鬼婴吃掉,它就拥有了阳间亲人的寿福,将会变成比厉鬼更加凶猛的福寿鬼。

如今,女煞正是吃下鬼婴,把它自己转化成了福寿鬼……不对,它并不是单纯的厉鬼,而是已经凝聚出了实体的女煞。女煞转化成的福寿鬼,是不是可以称之为福寿煞?

不管怎么说,它都是比福寿鬼,还要高级的鬼东西了。

我一个半吊子的僵尸,一个不能施展法术的驱魔人,只会用近身肉搏的方式除鬼,可以打得过这般变态的鬼东西吗?

哪怕是再加上三尾级别的胡三娘?

要知道,如果不是她不清楚我半僵尸的身份,不知道我的僵尸血对它有着极强的杀伤力,在沾染上了我的僵尸血之后遭到重创,估计这会儿是我被它到处追着虐呢!

“小子,傻愣着干什么?它虽然吃下了鬼婴,但是一时半会儿的,根本吸收不了多少,现在是除掉它的最好时机。一旦被它躲起来,把鬼婴的灵魂完全吸收,你我就只有被它虐的份了。”

胡三娘一边提醒着我,一边朝着女煞……呃,是福寿煞发起了猛攻。尖牙、利爪、狐尾,都是她杀敌的利器。

得到胡三娘的提醒和催促,我也挥起沾上僵尸血的杀猪刀,和她前后夹攻的杀向福寿煞,今天一定要将它打得魂飞魄散,免得将来被它反虐得屁滚尿流……

果然,福寿煞虽然吞下了鬼婴,但是短时间内不能有效地进行吸收,实力和之前相比并没有多少提高,仅仅阻止了它的右臂继续融化蒸发而已。

它全力躲避我染上僵尸血的杀猪刀,然而躲得过杀猪刀却躲不过胡三娘,身上被胡三娘抓出一道道伤痕,伤口中涌出一缕缕森寒的阴气。

照这么下去的话,今天它必死无疑。可惜,有人偏偏不让它死。从四周浓郁的大雾中,闪电般的飞过来两张符箓,分别贴向我和胡三娘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