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梨花香:情深入骨

更新时间:2019-03-12 22:32

梨花香:情深入骨梨花香大结局精彩试读

时间:2019-03-12 22:32编辑:贵宾小说网

精品小说梨花香:情深入骨由一枝如画最新写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梨花香,内容主要讲述: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云飘飘从天方露鱼肚白的时候就开始陪千山暮出来了,...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梨花香:情深入骨 免费试读

云飘飘从天方露鱼肚白的时候就开始陪千山暮出来了,说是让她作向导,实际是,她只能算是千山暮的跟班。

梨花香:情深入骨

千山暮带着她跋山涉水,翻过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云飘飘也不搞清楚他到底在瞎忙些什么,捡到一些奇异的石头,他就扔给她,也不跟她说话。她也只能帮他包在包袱里背起来。包袱里的石头越装越多,把云飘飘累得够呛,但她有苦又不敢言。千山暮的个性,在她去接他回来的那会儿,她就已经领教过了。

千山暮不是石头人,他当然知道云飘飘心有不悦,看着她翘起老高的薄唇,他只是冷漠地摇摇头。对如花骨朵般娇美的云飘飘,他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怜悯之心。

翻过一座大山,他们走到一条河床上,河水清清,鸟雀啾鸣,浓浓的云雾在山脚萦绕,周围环境美如仙境。河床上面铺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黑的、白的、乳黄的、青的、绿的,七彩的,什么颜色、什么形状的鹅卵石都应有尽有。面对如此美景,加上帅帅的千山暮大哥相伴,云飘飘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些许女儿之态。

“千山暮大哥。”云飘飘娇滴滴的唤了一声。

如果,千山暮大哥能够在此时对她表示出些许柔情,云飘飘就打算不计前嫌,原谅他曾经对她的所有不屑。

无奈千山暮丝毫不解风情,对她的呼唤置若罔闻,他指着脚下形状各异、五彩斑斓的鹅卵石,扭头看着云飘飘一会儿,方浅浅的问道,“这堆石头当中,你认为我会挑中哪一个?”

“那个!”云飘飘随手指了一个,同时把肩背上的包袱泄气地扔到脚下,这堆石头,她一路背了那么久,肩背正累得生疼,哪有心思跟千山暮细别慢鉴。

千山暮故意轻蔑地冷哼一声,“你不是在昆仑山拜师学过石器鉴别吗?是不是只图了个虚名,什么都没学到?”

云飘飘果然不禁激将,她的嘴唇一翘,不服气的说,“我说,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周围空间好,就能发挥其作用。俗话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哪一块石头不能发挥效用呢?”

“如果的确是一件好的艺术品,就不会受到空间的约束,放到哪里都会放出光芒。只要注意过我之前捡过的那些石头,就会知道我会选择哪一块。”

呵,千山暮言外之意,无非是她云飘飘没有用心学习罢了,他还真把他自己当作名师了?云飘飘心里不屑地暗踌着,为了表示她的蔑视,她故意朝他翻了一下白眼。

“你的眼睛长对地方没有?”千山暮好看的眼睛乜斜地看了云飘飘一眼,不过,他的眼神里面并没有恶意。

“呜,真是的!”云飘飘觉得好泄气,不过心里还是不得不佩服,她原以为千山暮走在她面前,看不见她的蔑视眼呢。

此时,日已当空,临近晌午,千山暮沿着河床继续往前走,他看起来没有一丝倦意。

云飘飘可是熬不住了,凌晨到家的时候,由于赶着陪千山暮出来,她只是囫囵吞枣地咽了些糕点,这会儿,肚子早饿得受不了啦。

“千山暮大哥。”云飘飘背着包袱娇喘吟吟的跟在身后。

“怎么了?”千山暮在前面停住脚,头也不愿意回一下。

“你不饿吗?”云飘飘说,“翻过这个河床,前面就是集市了。”

千山暮抬头看看头顶上的烈日,“还有半个时辰。”

“什么?”云飘飘不明白。

“我是凌晨卯时吃早饭,午时吃午饭,晚上酉时吃晚饭。”

吃饭时间也这么刻板?云飘飘真受不了。可她又不敢说什么,只是嘟起嘴,一脸的不悦之色。

千山暮继续道,“你说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周围空间好,就能发挥其作用吗,你怎么就发挥不上呢?”

“什么?”云飘飘忍不嚷起来,“我不是石头!”

“人也可以是一件艺术品,你说呢?走吧。”千山暮不动声色地说完,继续大踏步赶路,健步如飞。

“去哪儿?”云飘飘只好紧紧跟上,半步也不敢落下。

千山暮没有直接回答云飘飘的话,只是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挟起云飘飘。

云飘飘“啊”的一声惊叫,还没来得及反应究竟是怎么回事,倏然双脚落地,瞪目结舌间,她发现她与千山暮已经置身于繁闹的集市里头。

正是她方才跟他说的那个集市,云飘飘心中暗喜,以为千山暮总算有点人情味了,愿意为她破例提前找地方吃饭呢。岂料千山暮却把她带进了一家装饰得非常漂亮雅致的裁缝店内,而且是专做女装的裁缝店。

千山暮把各种颜色的绸缎面料往云飘飘身上比试。

云飘飘心中更是喜不自禁,暗想,“怎么回事,难道千山暮大哥是良心发现了吗?这家店做的衣裳都挺漂亮的,不过价钱也是奇高,我得好好坑他一把。”

虽然肚子饿得咕咕叫,不过,一想到千山暮大哥要为自己做衣裳,云飘飘顿时就觉得这暂时的饿肚子算不上什么了。

裁缝店风姿绰约的老板娘朝千山暮及云飘飘款款走过来,“哎哟,两位公子哥要给谁作衣裳哪?”

“她!”千山暮眼睛看向云飘飘。

“呃呵,两位公子不知,我们这家店不做男人衣裳呢。”老板娘笑吟吟的道。

“知道,就是要给她做一身女人衣裳。”千山暮认真地挑了一个素雅的印花浅紫罗兰,指着挂在展览板上的一袭样板衣道,“就用这款布料给她做一身这样款式的。”

老板娘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一身灰袍的云飘飘,忽尔笑起来,“哎哟,恕我冒昧,这位小公子,看起来眉清目秀的,莫非是女扮男装的小姐?”

云飘飘拿眼看看千山暮,想听他会怎么回答,无奈千山暮却什么都不说,只是表情漠然地走到一边去。

“这么说,我猜对了。”老板娘很善于察颜观色,她讨好地对云飘飘说,“你相公真体贴,还亲自为你挑选布料。”

“我不是她相公。”千山暮立即纠正道。

“哦,原来是……”既然不是正式夫妻,那就是露水夫妻喽,老板娘心想。

“什么也不是。”千山暮道。

“那是,准备要成亲?”老板娘又道。

“不是!”这下轮到云飘飘不悦了。

“对了,这布料颜色,跟那个款式一模一样的,这里有一套,不如直接把这套买回去,也省得来来去去的浪费时间。”千山暮居然在琳琅满目的展架上发现了他预想的衣裳。

“这个,”老板娘脸露为难之色,“样衣我们一般是不卖的。”

“多给你些银两也不行吗?”千山暮道。

“呃呵,这个,”老板娘心动了。

“多少?”千山暮问。

“这个,”老板娘伸出两个巴掌,“得要一百两银子。”

什么?一百两?就衣裳本身而言,云飘飘心想这简直就是天价呀。

“行!”没想到千山暮居然爽快地答应了,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取下来让她试试,要是合适就带走。”

“是!”老板娘连忙让小工取下那衣裳。

云飘飘接过衣裳,脸上还隐隐有受宠若惊的得意之色。

一会儿换好衣裳出来,在场的所有眼睛都发亮了。这身新衣裳穿在云飘飘高挑纤细的身体上,把女子的柔媚都充分地暴露出来了,玲珑曲线若隐若现。

“哎哟,这件衣裳真的太适合你了,好像当初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老板娘不住嘴地赞叹。

“像你这种皮肤苍白的人,不适合穿男装的灰颜色,”千山暮说着返身取过一条素白束腰,“华丽的颜色使人精神分散,想遮盖它就得配上素色的束腰。”

千山暮把束腰递给云飘飘,“怎么样,不错吧?”

“是,不错。”云飘飘喜形于色。

“束腰换上这个吧。”

云飘飘听话地换上束腰。

“这位公子果然是眼光不俗,束腰换了个颜色,效果马上就不一样了。”老板娘乐呵呵的,看着别人穿她作的衣裳好看,这比她自己穿了好看还开心。

“你觉得这样搭配怎么样?”千山暮问云飘飘。

“唔,”云飘飘点点头,她的确很喜欢,俏脸上有喜色隐隐,“不错。”

“人与物搭配得好,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千山暮表情不动声色,“你还打算反驳?”

千山暮大哥是在欣赏她吗?云飘飘心里如灌了蜜一般,美滋滋的摇摇头。

“既然满意,那掏钱吧!”千山暮说完率先朝门口走去,面无表情。

云飘飘说了个“好”字,看到千山暮独自离开,她刹间变了脸色,还以为她自己听错了。

老板娘也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临到门口,千山暮也许早料到气氛会是这样,他突然回过头来,看着一脸惊愕的云飘飘,他居然一脸平静地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掏银子吧,你不说肚子饿吗?”

云飘飘尴尬道,“什么?呃,我以为是你帮我买呢。”

“我是因为实是看不下去你女扮男装而已。”千山暮说。

云飘飘哭笑不得,想不服都不行,她原想狠狠坑他一把,没想到反被千山暮一番捉弄,让她恨也不是,不恨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