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神雀宫禁录

更新时间:2019-03-13 23:24

神雀宫禁录(楚云容)小说阅读by楚云容

时间:2019-03-13 23:24编辑:贵宾小说网

精品小说神雀宫禁录由东陵不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楚云容,内容主要讲述: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神雀宫禁录 免费试读

神雀宫禁录

楚云昭看着他,眼神一点点冷了下去,她说,“我不会与他人共事一夫,你说认真,那你能不能先把你府上那两位侧妃打发出去?”

杨曦按着她,手却在微微发抖。

也许是值得的,可是他办不到。他府上两位侧妃,一个是内阁大学士明慎德的女儿明恩华,另一个,是忠烈府大统领苏晨的女儿苏雅。他不过是一个蛮族出身的皇子,在朝中并无外戚支持,因此当初天子才为他挑选权臣之女为妃,以做后援。

愿不愿意尚在其次,要他为了一个楚云昭将明家与苏家的女儿驱逐出府,他不敢,也不能。

只得缓缓放手,楚云昭起身,慢条斯理的整了整前襟的衣服,道,“你跟我的缘分,也不过如此了。原本不算情深,也无须为缘浅而觉得遗憾。云容不像我这般跋扈,想必合你心意,以后好好对她吧。”

话说的这样轻描淡写,反而更加气人。

杨曦不甘问道,“你我今时今日决裂,自此以后,是否再也不见?”

云昭自地上捞起沙盘,背对着杨曦,道:“也不至于吧,靖王爷就这般心胸么?往后要是你来督军,不也是要上战场的么?至于我跟你之间,等到云容进门了,再说一刀两断不迟,你我宿缘浅薄,一起渡过这么些时日,就只当是打发时光了。王爷可别过多纠缠,尽给我添乱。”

“楚云昭!”一字一句,简直咬牙切齿。

云昭回头,笑了笑,面上明媚艳光,委实让人恨不起来。

楚云昭道:“我喜欢你呢,只是喜欢的不够,还不足让我留你身边。”

“要多少才够?”杨曦问的直接。

楚云昭说,“不知道,也许将来哪一天我真的会后悔,后悔没跟你在一起,但那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至少此时此刻,我不愿被任何人束缚。”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一直背对杨曦,收拾沙盘上的布置,杨曦轻声问她,“就算云容嫁我,你也不在意?”

楚云昭声音里似是含着笑,她说,“各有缘法吧,我那位二姐非要把家族里的女孩子嫁给你,谁知是相中你哪一点了,我不愿嫁,也不能拦着别人啊,就这样吧,此刻错过我,也许我会遇到更好的。而你,娶了云容之后,没准就觉得她比我好一千倍一万倍了。”

怎么会呢?世间只有一个楚云昭,无可替代。但一场露水姻缘,对方这样冷酷无情,他也无法再继续纠缠下去。

只能收回想要触碰云昭背影的手,收回那些渴慕的心思,喟叹一声,转身离去。

木已成舟了,他也就是不甘心罢了。

天子离京之后,委托圣武亲王暂时代为摄政。那位亲王一向与太子杨旭交好。如今以长辈的身份护着太子,任由太子一党在京中肆意妄为。莫说是亲王家的公子们了,但凡是跟王府里搭着点关系的,哪怕是个下人,在京中也显得处处高人一等来。圣武亲王府正是锋芒毕露的时候,内廷外朝纷纷退避。靖王匆匆返京,才到半途,便听说楚家军已经与亲王府中人冲突数次了。

真是一点都不奇怪。楚家老一辈的人不是死在战场上,便是因年轻时的伤病而在南都建康将养着。代任家主长公子云兮倒是宽容有度的人,可如今他人在北疆战场,鞭长莫及。京城里年轻的楚家子弟都听楚云昭的。那一位虽然是女子,却一向恃宠而骄,生得个飞扬跋扈的性子。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在屋檐下低头的。

说是前几天,亲王府上最小的一位公子,安平候杨广去北郊巡猎,正好在长安街旁边鼓巷里与楚云昭撞上。按道理,楚云昭不过是个武家出身没有封侯的年轻将领,杨广虽非世子,也是个小侯爷,怎么说也得楚云昭避让的。这位楚家女公子向来嚣张惯了,端坐车中,静等杨广回避,见对方迟迟不动,索性拿出军中令牌来,说是少将军要往军部议事,若是再有阻拦,军法处置。

杨广毕竟年轻,斟酌片刻,不敢跟武将论理,只得命令家人,将仪仗侧过一边退避,眼看楚云昭的车辇仪仗完完整整就要从这窄巷里过去,毕竟年轻气盛,吞不下这一口气,随口就说了一句,“楚家人鹰视狼顾,天子忌之,这权势也该到头了。”

尾音尚未落下,却见楚云昭勃然大怒,直接从车上下来,挥手一剑,便将杨广车驾辕门劈裂,剑势不止,整辆马车颤抖着裂开。拉车的四匹白马惊声长嘶,马夫们拼命控住缰绳,而车上的小侯爷已经滚到地上,脸色煞白。

他也算是个习武的贵族子弟,只是不敢跟楚云昭比。那一位可是赫赫有名的女武神,真正上过战场杀过人的。都是世家出身,谁晓得她脾气这样不好。一句话就翻脸动刀,还是在长安街上动武。

太可怕了,总不至于是想在这里杀了小侯爷吧。王府里的人谨慎的戒备着。却见楚云昭还剑入鞘,微微冷笑了一声。

“堂堂圣武亲王府上,不过就是这样的鼠辈,难怪一肚子心思都花在算计旁人上了。杀你还嫌脏了天街的路面。”

话说完,转身上车,起驾前行,撇下身后圣武亲王府里的人,任由那位小侯爷面色惨白,想骂都不敢出声。

云容原本也在车上坐着,走了一段,见楚云昭面色稍微和缓了一些,才轻声劝到,“姐姐以后可别为这一句半句的置气了,天街动武,可是要下狱的,况且,安平候虽非世子,也是亲王幼子,一向受宠的,得罪了他,回头在朝堂之上又要被亲王苛待了。”

“法度于我无用,谁敢抓我?”楚云昭想了一下,接着又说,“至于圣武亲王那个人,反正满肚子嫉贤妒能的鬼心思,得罪不得罪,都要被他算计的,索性敞开了跟他拼命,我敢提剑上殿,他敢叫人动手打我不成?”

那当然是,不至于的。

圣武亲王也是深有城府的人,楚云昭嚣张至此,朝廷边防仰仗着楚家的兵力,就连亲王也对楚云昭隐忍三分。但一再做出如此跋扈张扬之事,早晚是要惹祸上身的

云容满心忧虑,不由还是想多劝几句,便对云昭说,“你又何苦非得让他让道?早过晚过,都是一样的,见天为这些小事情起摩擦,楚家的处境只会越来越糟。”

“行了,”楚云昭微微皱眉,打断道,“你也别成天跟我唠叨了,你这人,说起来是我妹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小妈呢,成天管东管西,没完没了了。”

“除了我,又有谁能劝你?大哥和二姐都不在,云清哥哥他们只会跟着你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