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神雀宫禁录

更新时间:2019-03-13 23:24

神雀宫禁录楚云容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2章

时间:2019-03-13 23:24编辑:贵宾小说网

主角叫楚云容的小说是神雀宫禁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东陵不笑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故事非常感人,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神雀宫禁录 免费试读

神雀宫禁录

督军是个苦差事,尤其是去督楚家军。

功勋世家,皇室外戚是没错,但再怎样显赫,也是朝臣,该对皇室毕恭毕敬吧?那可不能那么说,楚家人的骄傲是出了名的。除了天子,管是宗室亲王,还是外朝权臣,他们都不怎么放在眼内。

靖王杨曦在这一代的皇子中排行第五,虽然母亲是位匈奴公主,但这么些年,朱雀皇朝与匈奴关系还算密切,在战场上也是同盟,因此杨曦向来也不觉得自己跟别的皇子有什么两样,况且之前也听说了,楚家的公子们与圣武亲王家的小公子冲突,因此才看不上亲王,他是堂堂正正的五皇子,靖王殿下,奉旨前来督军,总不至于会被轻慢吧。

事实证明,他还真是想岔了。

眼下楚家军屯在平安京,他扛着圣旨到了地方,等了许久,让人家验明身份,一重重通报之后才被放进城门。入城之后,楚家五公子楚云清骑马出来迎接,见了他,只匆忙说,“长公子前些天带兵去焉之山那边和匈奴军会合了,如今平安京里只有我做主,靖王既然是来督军,便请先随我去大营吧。”

眉目清秀,身姿纤弱,看着还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那也没办法,楚家上一辈的人,伤的伤,病的病,死的死,如今都留在朝露之城休养了,长公子楚云兮二十七岁那年就成了楚家大军督,总领楚家军出征打仗的事情,单看云清这样的少年都被派上战场,便知道楚家这么些年死了多少人。

要不怎么说人家看不上圣武亲王呢。同样是宗室,连杨曦都忍不住腹诽,圣武亲王也是手中屯兵的武家,刀龙府兵在京畿一带,实力仅次于楚家军,但一遇上战事,便为了保存实力一再退避。别说军功被身为外戚的楚家抢走,再保持这样的作风下去,早晚是会让天子不满的吧。

至于云清这接待接的心不在焉,杨曦倒是不怎么在意了。长公子云兮不在,三小姐当然也不会轻易出头露面,四公子楚云桓常年累月驻军衡江,连过年都不上天启请安了。能用的,可不就只剩下这么个年轻的五公子。

见他满面尘灰,也不忍过多苛责。

他却不知道,这位五公子一脸灰尘,并不是为军务操劳的缘故,而是方才在后厨里研究用炉灰煨土豆,不小心蹭脏了面孔。

连盏茶水也欠奉,靖王就被直接带到了军营,四五个领兵的将军与参谋主薄上前来,叩首请安之后,便摊开沙盘便与他讲起当前兵力分布。楚云清虽说年轻,也颇显大将气度,安安静静站在他身后,只在主薄们讲不清楚的时候,偶尔补充一两句,话不多,都在点子上,照这么个趋势看,靖王也没觉得这差使有什么难当的。

却是这个时候,军帐帘子被撩开,一个戎装少年自顾自走到角落,倒了一盏茶水,一气饮下,道:“这鬼天气,真是热死个人了。”

说话间,瞥了一眼这边,便问道,“这位是朝廷派过来的督军么?”又冷冷笑了笑,说,“你们也忒小题大做了,随他是什么人呢?随便应付应付就完了,何必把军中的布置告诉不相干的外人?”

眉眼精致秀气,谁料说出话来,竟然这般气人。靖王自打生下来,就没被人这样无礼对待过,一时之间,居然给愣住了。

还是楚云清看不过眼,在旁边轻咳一声道,“王爷见笑了,这是我三姐,小字云昭。”

“云昭,是朝露之城的那个朝么?”靖王不由就问了出来。朝露之城,那是楚家的封地。他说这句话,原本就含了几分讽刺,笑楚家暴发户,将封地挂在名字里。

岂料云昭瞥他一眼,傲然答道:“是昭昭乎如天日之表那个昭。”

这一下,算是彻底把靖王给噎住了。

他隐隐约约是想起来了,楚家有这么个女孩子,是下嫁给上代家主楚凤卿的辉夜长公主之女。

辉夜长公主是当今天子陛下一母同胞的亲姐姐,陛下因此爱屋及乌,对那个女娃儿也视若掌上明珠。特意赐名云昭,与朱雀皇朝皇子们同辈。自幼年起就在宫里养着,宫里人都说陛下对楚家这个孩子比对太子还要好上几分呢。

罢了,靖王此来督军,原本就不想与兵权在手的楚家冲突。既然是女子,就算出言不逊,也就姑且忍让她几分吧。

重要的还是前线的事情,契丹五万大军压境三面合围攻向距离平安京不到三百里的要塞。而周边陆续集结来的军队还不到两万之数,主力便是楚家军。从局势上看是以少对多。另一方面,楚家镇守在这里的,多数是少年将军,能否挡得住尚是未知之数,想到这些,靖王眉宇间的忧色不由深了几分。

楚云昭在一旁看着他思索这些事情,不知是轻蔑还是怎样,竟然轻轻的笑了。

虽然战况紧急,但看楚家军,倒是各个从容不迫,半分慌张的样子都没有。

晚间屯兵的大营突然热闹起来,年轻的将士们都从休息的营帐里冲了出去,一片喧嚷之声接连不断的传过来。靖王爷原本斜倚在床榻边上读兵书,听见动静,还以为是临时要调动军队,连忙披衣出来,却见火把在夜色中映出半边赤红颜色,一身雪白猎装的年轻人带着大队人马归来,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仔细看过去,就见那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年轻统领有一张风流俊秀的面孔,正是以男装示人的楚云昭。

身后便有人议论,“三爷这是打猎回来了?真是好兴致。”

“这地方有什么好猎的?平安京的围场五六年前就让咱们家公子们给猎空了。”

“三爷哪里是寻常人,带着队一路往北二十多里到龙门要塞那边林子里打猎,契丹人就在附近屯兵,她可是半分都不怕。”

便有人笑着说,“好大的猎物,这是大战将临,要给将士们加餐吧?”

也有年长的人不赞同,摇头叹息道,“这也太胡闹了。”

靖王被人群挡在后面,只是听人议论,看不见所谓的猎物,略有几分心痒,偏偏这个时候,见楚云清肩膀上搭着一个小女孩,顺着旗杆就往上爬,俨然是打算抢占高地看热闹,一时间好胜心起,干脆施展轻功,爬上另一边的旗杆,居高临下,看楚云昭身后那浩浩荡荡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