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天价王妃

更新时间:2019-03-13 23:06

天价王妃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小说全文

时间:2019-03-13 23:06编辑:贵宾小说网

精品小说天价王妃由寒敲白玉最新写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内容主要讲述: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小云顿时感觉到脸上的冰凉,惊恐万分,连连磕头道:“有有。是……...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天价王妃 免费试读

小云顿时感觉到脸上的冰凉,惊恐万分,连连磕头道:“有有。是……是夫人指使我这样做的。求求王妃饶了我吧。呜呜……”

天价王妃

苏媛本来也就是试探试探她,不曾想她这么快就招了。手里的匕首也就停了下来。

“雪儿,带她去看脸、上药。”

雪儿带人拖着呜咽的小云往屋外走去。

“阿胤,你再在这里待一会儿。我现在就去跟爹说明真相。”

苏媛安慰了胞弟,匆匆走出柴房,问了下人才得知父亲此时正在书房。苏媛一踏入院内,便与嫡夫人打了个照面。

嫡夫人一脸堆笑,脸上一番慈爱,“媛儿,怎么回府也不看看母亲?”

苏媛亦笑,不就是比谁笑得更假?她也会!“我还未得空,但我和母亲母女连心,心意相通,竟然走到一处去。”

“是啊,不如到母亲那里坐坐?媛儿嫁进王府,以后就很少有时间陪母亲了,母亲可一直待你视如己出啊。”嫡夫人依旧和颜悦色,口中的话语字字煽情。

“不必了。我有要事跟父亲说。是关于我弟弟被诬陷的事情。”她故意加重了音调。

嫡夫人脸上一道异样的情绪闪过,随即又恢复常色,“哦?谁会诬陷他啊,我们苏家就一个少爷,都怪老爷把他宠坏了。”她顿了一顿,随后又道,“不过你既然这么说,难道真有人陷害他不成?你和母亲讲就可以了,母亲定会严惩不贷。”

“呵!难道母亲不知道么?您的金钗丢了,丢在哪里了啊?”

“哦。金钗啊……”

苏媛未等苏夫人说完又道,“对啊,被阿胤偷了不是么?”

“额,好像是……”

“是母亲房中打扫丫鬟小云偷的吧?这件事需要和父亲表明。”

“老爷正在忙,你别去打扰他。”嫡夫人有些生气。

“多谢母亲好意,不过我还是要跟父亲谈一谈,我就是不想看见那真正的贼太过快活自在。不然她故伎重施,您说怎么办?”苏媛眨了眨眸。

苏媛不再和苏夫人浪费时间,躲过她执意闯进书房。

苏媛忽地推开门,两道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她身上,她脸上一尴尬,有些不知所措地立在那里。

“你!一点不懂规矩,进来不知道让人禀报吗?”苏老爷气急。

苏老爷吼完苏媛,脸色一转,恭敬着朝向那抹明黄色,“皇上恕罪,是臣教女无方,扰了皇上的雅性。”

苏媛撇撇嘴,她怎么会知晓此时皇帝也在这儿?

“妾身见过皇上。”苏媛作福。

陈少煜放下手中的绣品,定睛往苏媛这里一瞧,“哦?这不是少轩的王妃。可有何事?”

“皇上,她能有什么事,是老臣太纵容她,才如此不成体统。”苏老爷抢着说。然后一脸不悦地望着苏媛,冷声道:“苏媛,你应该好好像姒儿学学女红。”

“爹爹说什么呢,媛儿对于女红还是略懂一些的。您看皇上正赏着的绣品,不就是媛儿绣的吗?”苏媛莞尔,目光扫向皇上面前的绣品。

“这是你绣的?”陈少煜挑眉。只见刺绣中的花卉活色生香,尽态极妍,实在让人移不开眼。

“皇上莫听她胡说,这绣品是她的妹妹苏姒所绣。”苏老爷脸色一沉,慌忙解释。

苏媛故意娇嗔,“我没有胡说,明明就是我绣的。”

陈少煜剑眉一剔,朗声道:“把苏姒叫过来问一问。”

“这……”苏老爷无奈,只得传命下去。

“臣女见过皇上,父亲和王妃姊姊。”

苏姒一身桃红色织锦长裙,三千青丝绾成美人髻,髻上斜插一支碧玉簪子。她双眸闪烁如星,秀靥艳比花娇,且声音轻轻柔柔,任谁都想往她这儿多看一眼。

苏媛轻哼,表面上文静贤淑,实则是个刁蛮小姐。

陈少煜点头,眸中含笑,“朕问你,这绣品是出自谁手?”

苏姒一怔,随即而道:“是臣女。”

说谎都不觉得脸红吗?苏媛不悦地瞪一眼苏姒,“妹妹为何说谎?”

苏姒脸上泛着无辜,眼神略显单纯,“姒儿没有说谎,这就是姒儿所绣,姊姊怎么这么说?”

苏媛不理她,一福身,“此绣品是妾身所绣。妾身不敢蒙骗皇上,若皇上不信,不如让我和妹妹比试一场,可好?”

陈少煜喜,颇有兴致道:“如此甚好。苏姒你意下如何?”

苏姒脸色乍变,却只能应声,“姒儿并无异议。”

“那么朕出题,不如你们绣鸳鸯吧,正好赶上昨日苏媛成亲,也算是应景。”陈少煜说罢,吩咐了下人准备东西。

苏姒站在那儿,纤手攥着手帕,微微有些出汗。

苏媛扬眉,成竹在胸。

苏老爷则紧张地望着苏姒,有些叹了叹。

一头晌功夫,苏媛的双双鸳鸯栩栩如生。

她将作品呈上去,陈少煜眼前一亮,不由得称赞道:“好漂亮的活计!”仿佛从中可以看到苏媛纤手上穿下引,针法活泼,线条明快,鸳鸯神韵自在。

苏老爷和苏姒见了,竟也不知挑剔什么了。

“两两戏沙汀,长疑画不成。锦机争织样,堪怜伐浅清。凫鸥皆尔类,惟羡独含情。”陈少煜道。

“江云碧静霁烟开,锦翅双飞去又回。一种鸟怜名字好,只缘人恨别离来。暖依牛渚江莎媚,夕宿龙池禁漏催。相对若教春女见,便应携向凤凰台。”苏媛接道。

陈少煜爽朗大笑,“好好好!朕祝愿你与皇弟和和睦睦,白头偕老。”

苏媛弯眸,“多谢皇上。”

“苏姒,你绣的鸳鸯呢?”

苏姒面有惭色,结巴着道:“我……我还没绣好。”

陈少煜冷了脸,哼一声道:“是没绣好还是不会绣!”

“皇上恕罪!姒儿年纪小,不懂事……”苏老爷连忙求情。

“罢了,不过以后就不要弄虚作假了。”陈少煜碍着苏老爷的面子,倒也不计较什么了,只是眸底有些厌恶。

“臣女知错了。”苏姒眸中隐有泪花。

“对了,苏媛你来书房所为何事啊?”陈少煜抿了口茶,抬眼看向苏媛。

“妾身的弟弟被人诬陷偷盗,现下被关了起来。如今可以证实胞弟的清白,还望皇上主持公道。”

陈少煜点头,“你且拿出证据。”

苏媛立刻传了小云过来。不想,苏夫人也跟在了后面。

“金钗是她所偷,她已经承认了罪行。背后……”苏媛启唇。

“奴婢参见皇上……”小云跪在地上,眼泪不断地落下,“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偷了夫人的金钗栽赃给少爷,奴婢再也不敢了,求皇上饶命啊。”

“是老身管教无方,定严惩这丫头……”苏夫人抢言到。

“我们苏府怎么养了你这种贼!”苏老爷皱紧了眉,怒骂道。

“这毕竟是你们的家事,就由苏相你自己处理吧。不过既然证明了小少爷的清白,就不要关着了。”陈少煜摩挲着指上的玉扳指。

“是是是,都怪老臣没有调查清楚。”

苏媛谢过皇上,缓缓又道:“妾身还有一事,请皇上应允。”

“何事?”

“妾身想带胞弟去王府住,希望皇上应允。”

“胡闹!”

苏老爷一脸怒气地瞪了苏媛,然后有些恐慌地朝着陈少煜作了作揖,“皇上万万不可……苏胤是苏家的人,哪有住到王府的道理?”

“就是啊,姐姐真是没规没矩。”苏姒仍有委屈,一点不甘心被苏媛盖过风头。

“可是我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姐姐,长姐如母,也应当照顾他。”苏媛不甘示弱地抢着说,“妹妹也当真不懂规矩,我们和皇上说话,你插什么嘴。”

苏姒看到陈少煜不悦的眼神,当即住了口。

苏夫人却接道:“小娰说的没错,阿胤是苏家的人,怎么可以住到别人家。”

苏媛刚要说话,只听陈少煜开口道:“苏媛对女红研究如此认真,想必也可以好好教导弟弟,苏相啊,依朕看来,让苏媛带他去王府,也未失为一件好事。不知,苏相是否同意呢。”

陈少煜很欣赏苏媛的刺绣,心里更加明了她做事的认真细致,不免有些赞赏意味。

“这……”皇上都开口了,苏老爷岂有不听从之理?心中再怎么气愤,也只能唯唯诺诺地道:“全凭皇上做主。”

苏媛喜,一扬眉,“谢过皇上。”